政协委员李秀恒、施祥鹏做客搜狐谈两税合并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3-25 02:27   4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政协委员李秀恒、施祥鹏做客搜狐谈两税合并

  今年全国两会上,来自各地的代表、委员就“两税合并”问题进行重点探讨。3月8日,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经贸商会会长李秀恒和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恒兴基立集团(国际)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施祥鹏做客搜狐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也作为香港企业界人士两位嘉宾将与广大网友一同分享他们对“两税合并”问题的观点和建议。

  主持人魏喆:两税合并是今年两会非常重要的一个话题,为此今年的“两会”专门延长时间讨论《物权法》和两税合并,我想请两位委员谈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看法。

  李秀恒:两税合并当然是必要的,因为国家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和现在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经济大国,二十几年的过程经过很长的转变,所以以前的税制和现在不一样,要经过修改,以前的可以说更合时宜。因为那时候国家改革开放初期,你什么都缺乏,缺乏资金,缺乏技术,缺乏资源、能源、人才等等。所以人家怎么来投资?为什么要来中国呢?所以你一定要给他们一些特别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我们以前是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之下,政府靠什么呢?都是靠一些企业,企业没钱给政府,政府怎么吃饭,怎么做老百姓的工作。

  另一方面,谁是老板?老板就是国家,国家投资,国家开办,国家经营,所以你怎么返回给国家,你不能光投资,投资完了需要回报,你的回报要靠税收,所以我们以前是高的税率。但是人家来,人家是拿自己的资本,拿自己的钱,他有自己的风险,如果按照你这个税率是不合理的,所以那时候外商企业有很多不同的情况,有的说经济特区,有的说来料加工三来一补等等种种的不同,以前是那样一个阶段。现在整个市场《物权法》都明确了,我们现在走的是社会主义,但是市场经济在公有制基础上保障私有资产,所以这个情况又不一样了,应该把内地企业,包括国营企业税率降低,因为33%的税率,有时候甚至更高,这是不合理的,让人家怎么经营,赚了钱政府拿一半,赔了谁付?降一半是对的。另一方面,国营企业要活,要公平竞争,以前是国家投资国家承担风险,现在是老百姓自己的钱,用他的劳动力,用他的智慧,用他的辛勤劳动赚回来,所以他有风险,要把它降低。降低之后也要跟外商公平竞争,内资企业同一个产品也付那么大的税率,那你怎么跟外商竞争?所以现在也把外商的一些税调整,以前有优惠的现在没有了,而且还有一个过渡期给他们适应。虽然对我们有一些影响,但是总的来说我看是应该的。

  以前外商,包括港澳台,虽然有得到的,但也有失去的,以前外商得到的是税制的回报,免税。但是并没有享受到国民待遇,外商要在大陆注册一些私营企业是不行的,我们要做批发和零售是不行的,要有大量的审批工作,这个对我们也是不合理的。但是随着中国加入WTO以后,还有最惠国待遇以后,陆陆续续很多不开放的领域,包括制造业,包括内销,包括服装业都一步一步的开放,在开放之中我们以前失去的现在有了机会,我们以前优惠的内资企业也可以减免,这样我看就可以平衡了,这也是公平竞争。所以我的看法是,特别我是做工业企业的,有一些小的优惠,总的来说从大局来看我感觉也是应该这样做的。

  施祥鹏:因为现在提两税合并,首先来讲我是第一个进厦门特区的,我在那边搞酒店。我们投资进来的时候改革开放初期环境很乱的,各方面很保守,我们在后期人家说我们是“卖国求荣”。我们来投资的时候开酒店,你知道酒店前期的装修 材料,工人都是从外面请来的,那时候工资也很低,一个月六七十块钱,我酒店开起来一个晚上要两百块,开三天免费招待省里的干部,那时候严重亏损了三四年。随着厦门的发展,到第四年就开始有盈利了。当时我们引进外资是盲目引进的,只有你有钱,当时引进来就提出“三来一补”,“来料加工”,这三来一补的基础就是现在限制的高耗能、高耗电、高污染,只要你有钱就可以来。随着你综合的条件那么差,酒店也不行,设备也不行,交通也不行,运输更不行,大部分建材运来要通过香港,再到全国各地区,好多原材料也没有,好多原材料要从外国韵来,这时候你没有优惠政策是不行的,国内工资也很低,几十块工资。而且外商也不来占领国内的市场,像手表已经有了外销的规定,你要在国内销售要纳税,我在国内有工商,有房地产,有酒店,所以那时候提出对外商优惠,这是必要的引外商进来的条件。经过这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企业成熟了,外商也赚够钱了,台湾小商人在这变成了大资本家,所以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到内地投资?因为内地的市场大了,内地的交通也发达了,信息也发达了,有信息、有原材料,工业基础也雄厚了,人才也有了,劳动力也便宜,不然我们外汇储备为什么增长这么快,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条件。

  现在这个时候提出两税合并,刚才李先生讲的我也同意他的观点,六七年前就在讨论两税合并这个话题,现在讨论这个问题不是一刀切,还有别的优惠。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引进来,当时是起了作用,但是对我们的子孙后代影响很大。比如说电镀工业,电镀工业属于污染工业,当时我们也没有污染治理厂,污染就往大江大河里排,排下去就完了,所以我们现在水质污染很严重,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现在提出讨论两税合并,一个是制止高污染,高耗能,污染严重的我们不要。中国的市场大了,大家也都有钱了,你们要买件衣服很简单,以前我们买一件衣服老婆、孩子都要商量一下,这个的确良的票是我买还是我太太买,现在工资高了,大家都可以买了。现在提出两税合并是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的环境,就像李先生讲了,不能我是企业,我也生产这个产品,你也生产这个产品,你收的税高,我收的税低,那样怎么竞争,对工人也不公平。两税合并就是让企业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发展,让税收更透明,税收一透明大家交税也痛快。你像我在大陆的企业,房地产我也是第一个搞,酒店我也是第一个搞,对台贸易我也是第一个搞,酸甜苦辣吃的苦太多了,你效益好一点了工商来查,税务来查,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都来查。

  施祥鹏:因为你要办企业,你要了解投资,我投资十个企业有三个成功有七个失败,因为你选择了错误的投资项目,你对市场没有了解你失败了。我们那时候投资没有办法调查,没有地方调查,就拿现在的房地产来说,突然间要交投资增值税,本来没有计算,本来原来房地产是可以贷款的,现在不行了,所有的钱都要你自己拿,这让外商都呆了,都没有准备。再来一个户型限制,哪一个人来投资不想赚钱,所以有一些没有划归的政策太多了。因为我们是从社会主义经济过渡过来的,我们现在叫社会主义经济不叫资本主义经济,我们讲社会主义经济,但是走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路线。

  主持人魏喆:现在不管是外资企业还是内资企业都在呼吁用更多的市场手段调节经济。

  施详鹏:是,外商必须算好了再来投资。当年税化一改,个人交5%,现在交到13%,要增加8%,有些人应对不了。我的利润就是5%,你让我交8%,他要走也是自然的。我们中国人自己不懂得创品牌,只会“来料加工”、“三来一补”,明明一件衣服在广东制造要打意大利的,别人卖一百他卖两千,因为没有品牌。两税合并对东西部的开发没有影响,他还是要照顾。外商投资在西部3%,如果西部你不照顾还是跟沿海地区一样的话是不对的,很多原材料西部是没有的,西部出口也不方便,要增加管理成本和运输成本,所以两税合并内地很积极,现在再不提就对不起我们内地的广大企业了。为什么我们在那样不平等的情况下我们企业还是发展?因为我们企业拓展海外市场很快,特别是浙江人、福建人、广东人。人家有钱,有市场,所以国内为什么在那么重的税收的情况下企业仍然求得生存,这跟我们国有企业改造成功有关系。很多地方的国有企业股份制以后,对企业进行管理监督,在拓展市场上,在发展市场上 ,在创品牌、创技术方面,提高了科技含量,所以我们外贸增长才那么高,不然我们外贸哪有上百亿的增长。

  主持人魏喆:我想问一下,香港企业界对于目前大陆酝酿两税合并案怎么看?合并是否后会影响港企到大陆投资的热情?

  施祥鹏:不会,因为香港人他的转型很快,香港人没有大企业,都是独资企业,香港人在珠江三角洲,本来一个小厂几十个人在珠江三角洲就变成上万个人,就是在大陆发展转型起来了。他会适应市场,也会调整自己,所以对这种税收的调节我认为对港商没有影响。对一些过过渡性的,各家有各家的过渡,你竞争不了就是笨蛋,商业社会本身就是竞争,能者就生存,弱者就要淘汰,这是自然的规律,所以对香港没有影响。比如说很多人原来投资饱和了,他们会往西部转移,西部的电力便宜,西部的资源丰富,西部的劳动力便宜,你不转移就死,将来搬到外国去也不容易,因为国情不通,语言不通,还有政治稳定也是很重要的。

  施祥鹏:企业家不希望有战争,市场稳定,不大起大落,这是投资的乐土,所以对港商投资不会有影响,而且我相信大家都会欢迎。当然有一些东西会转移出去,比如说我这一种产品,我们就拿李先生的产品手表来讲,可能有一些东西我在国内加工成本是低的,但是出口的话就要香港,因为香港税收只有17%。

  施详鹏:这叫合理避税,这要靠企业自己界定,企业的老板怎么界定市场,企业老板怎么界定生存。比如说有些工厂本来在东莞好好的,为什么突然间要搬到辽宁,为什么突然间搬到西部处,劳动力便宜,雇不到人,那边有人,我不去干什么?我要生存。为什么我们的人跑到中东,跑到非洲去投资,那里那么危险,因为有钱赚。所以两税合并很平和,不会起大风波,我们的税源大部分是来自国内企业,不会有什么影响。

  主持人魏喆:在两税合并上大家都达成了共识,接下来我们探讨一下25%这个税率是不是合适?

  李秀恒:从现在实行的33%的下降到25%,一视同仁。我感觉25%对于我们外商来讲,特别是以往我们享受优惠待遇的经营者来讲是高的。虽然说国家在调查全世界159个国家平均的税率是28.6%,还有周边国家是26.7%,表面看起来我们25%还是一个比较低的情况。但是我们现在在大陆投资,我们不仅面对这个税的问题,还有很多不同的税收,还有这个费那个费,算起来就很厉害了。所以从投资长远的目标来讲,首先考虑是不是25%这个税率今后还要降低?

  李秀恒:又有营业税,征地税,不同行业有不同的税收。单看所得税好像比其他地方低,但是你把所有的东西算进去的话,我们不是一个简单的税率,这是第一点。第二,这个税率也不低,单是你把17%加上去和25%就是一半了,所以长远来讲对外商是不是有一个吸引力。当然单纯在内地赚钱,比如说他在内地经营房地产,他在内地搞内销的,多给税是对的,因为你享受了我的市场,但是你要对一些出口型的,走出去的一些企业要那么多的税收是不太合理的。

  李秀恒:也不可以说一刀切是两税并轨,但是并轨以后我们的税率是不是可以从25%再降低,23%行不行?过两年18%行不行。另一方面其他的税费可不可以减少,好像我们现在,也有外商投资,对于进口的设备,以前都有报税,国营企业没有报税,是不是我们进口的设备也要打税,我们都没赚钱,没开工,我的设备刚进来就要交出一笔,这对投资者有没有影响。

  施详鹏:你赚不赚钱先交5%,赚钱后再按照25%交税,所以第一个我说这个税实施以后需要考虑。第二个,刚才施先生也说的很明确,你跟周边的地方说,好像看文件有吸引力,人家是20%几。但是你访问我们,我是港商,我们现在税是14.5%。我们以前在经济特区税是15%,这样差不多。特别有一些免减交的还更低,所以我们以前不管,多来大陆生产,多来大陆经营,反正在大陆纳的税比在香港交的税率还低,所以我可以运转的都拿到大陆来,反正税比香港便宜。但是今天这里是25%,香港还是14.5%。

  李秀恒:作为你,你就会把你利得的部分,盈利比较好的部分不放在大陆,可能转移到香港,或者其他的地方,所以这也是一个问题。总的来说这个税率当然对国营企业是另一个补充,虽然说现在市场开放了很多,WTO以后几乎全面开放了。 法律上开放,但是审批的手续还是很繁琐。你说现在是实行国民待遇,税收是并轨了,我们享受的国民待遇是平等了,文件上、条例上好像平等,但是我们现在真正运转需要部门审批很多东西,搞个一年半载也是有的。

  施祥鹏:比如我们的子女在内地念书现在要交赞助费,很高的,所以说国民待遇这个东西还很难做到。

  李秀恒:现在谈,产业优惠为主,区域优惠为辅。我感觉在产业优惠里面希望也能多考虑一些外向型的,出口型的企业,对于这类企业应该给予一定的优惠。当然内销型另当别论。

  李秀恒:对,享受市场可以多纳一些,但是你走出去的企业就应该有产业优惠。但是现在理解的产业优惠不是这样,就是低耗能的,一些环保的,但是我认为应该根据产业优惠对出口行为予以考虑。

  主持人魏喆:两税合并以后,目前按照25%的税率,它对内外资企业的竞争格局可能会发生怎样的影响?当然从国内的企业好一点,但是对外资企业竞争力肯定要下降一点,究竟会有多大的影响?会不会出现大规模的产业并购,或者外资迅速撤离中国的这种情况?

  李秀恒:我看也不会,因为内地总的市场越来越吸引,那么大的市场,WTO以后又多开放给人家进来,合理的竞争是好的,只要你同意我三个原则,第一个公平、公正;第二合情合理;第三大家都依法、守法。不能我外商企业都按规矩办事,但是你国营企业搞什么关系,只要根据这三条实施,当然小的转变会有,但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另一方面,反而外商不一定增加税收,现在很多外商都经营房地产,房地产现在是33%。

  李秀恒:不是从竞争的出发点出发,从整个宏观的格局来说,周围大陆现在一些热门的产业,比如说房地产企业,要把这个税率降低,我估计会有更多外国基金进入我们第三产业市场里。

  施祥鹏:房地产降的很厉害。我们纳税33%,5%销售税,还有养老金加起来差不多有40%.

  施详鹏:刚才刘先生他讲了,外国基金看到你中国市场大了他会进来,进来之后你的房地产土地会越拍越高。

  李秀恒:这是当然的,香港的经验这是没所谓的,因为政府为老百姓建了大量的廉租房,这样不影响民生。

  李秀恒:另外,你有钱,不管哪里赚,你有钱可以按照市场的需求,这个地方环境很好你可以多给钱。

  李秀恒:香港60%以上的市民是享受政府建的安居房,这里应该叫什么,廉租房还是经济适应房。

  主持人魏喆:内地现在不用说60%,6%也没有做到,所以今年的“两会”也有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是谈房价。两税合并以后,理论上预示着内外资企业的同等国民待遇。这是否会成为外企超国民待遇消失的一个开端?诸如土地出让金减免,开业初期税收优惠等,这些今后是否会统统取消?

  施祥鹏:这个不是外资企业优惠,这是一种公平,一个国家必须要有同一种税收,一个国家有两种税收就很麻烦,因为我们改革开放以后采取两种税收,一个国家应该有一个统一的税收。税收的基础国家怎么计算出来的?是根据好多方面,根据市场,根据商业利润,根据这个企业家的承担能力,根据各家开销运作的钱计算出来的。我们现在加入WTO以后,国家要考虑跟国际接轨的问题,所以税收不是对谁优惠不优惠,因为你改革开放初期不优惠不行,现在是一个转折期。

  刚才李先生讲了房子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将来有一天中国人会起来造反,因为没有房子住。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安居房香港60%,我们连6%都不到,老百姓会不会坚持下去,所以“两会”上提出大量解决廉租房的问题就是要消除矛盾,建设和谐社会。你那么高的政策,有钱人的大别墅,有花园,没有钱的一家五六十人睡在二三十平方米里,不行,所以国家就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跟国际接轨了,参加WTO了就是一个竞争的社会,虽然我们讲的是社会主义精神,但是我们要跟国际接轨,当然还有一部分要根据我们的国情,我们的国情跟人家不一样,还要顾忌这方面,还要顾忌到我们的民主。因为我们的国家水资源很少,土地资源也很少,过去我们讲我们地大物博,我们现在不能讲地大物博,所以这时候政府要跟国际接轨,税源的基础,税收的限定,为什么要定一个25%,按照文件上讲比周边各家都低,比总体都低,所以这个要考虑竞争问题,如果税收很高,外商就要考虑不要投资。但是你税收很高,英国税收也很高,他一样要到那边投资,因为他的市场不一样,他的利润基础不一样,所以税收的限定,不是一种对谁优惠,最重要是限定各家统一税收,统一跟国际接轨。现在还有一些东西要提,你税收太低人家说你倾销,你农业免税人家说你农业没有公平竞争,你劳动力偏低也不行。

  施祥鹏:中国的民用工业、家用电器发展太快了,高科技我们不行。但是反过来讲,你的外汇储备那么多人家就要告你倾销,同样是一个电视机,英国产的卖五百块,中国产的卖一百块,都是电视机,电视机没有镀金,他的生产成本高。你把中国的东西弄进去它的一定比我们低,所以我们有的是用童工,有的用劳改犯,他就怕你发达。外汇储备那么多,西方国家给我们开放高科技就不会出这个问题,我们开一条大船的货物过去,换不回来一架飞机,所以他会对你反倾销。

  再加上中国人太能干了,太能吃苦了,你去贫穷的地方,很小的一个地方都有我们中国人到那边做生意。特别是我们农村的农业,北京的人不劳动,为什么大量的小商小贩在赚钱,他们能吃苦。我们初期的劳动力大量是农村的,农村的劳动力能吃苦。中国的发展将来引起外国人妒忌,比如说星期六、星期天外国人不干事情,我们却在开饭店,在卖东西,人家就不干了,星期六星期天我就要去海边度假,去三温暖,我们在那买卖货,所以人家就会反倾销我们。像菲律宾一样的,他有了钱就去唱歌、跳舞,钱不花完不上班,所以你说他怎么发达?我们现在懂得反倾销了。

  施祥鹏:过去我们是被动的挨打,中国第一个开始懂得反倾销的就是我们那的施展雄,他当时自己花了很多钱出来打官司,后来打赢了,他是第一个开始反倾销的,现在是我们的委员,全中国第一个。现在不同了,像温州,大家给我出钱我们就打官司,现在情况不同了,企业家不同了,过去没有钱,现在有钱了。反倾销也麻烦,反倾销,反规避,好多事情你过去打不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