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大王”李秀恒:贫穷教会我理解不同的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1-06 14:25   12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钟表大王”李秀恒:贫穷教会我理解不同的人

  他是教授,也是董事长;他是“钟表大王”,也是香港经贸商会会长;他曾是香港十大杰出青年,也荣获香港紫荆星章。李秀恒白手起家,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对时机的把握,崛起于香港商界。他为香港和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还常为香港报刊撰写财经专栏文章。我们一起走近香港全国政协委员李秀恒,了解他的经商之道,倾听他对香港和国家经济发展的看法。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李秀恒的父母一辈从大陆移民来香港,当时香港普遍比较穷苦,生活水平不像现在那么高。李秀恒一边努力读书一边赚钱补贴家用,他说:“我们当时读书的出发点跟现在不同,在那个生活艰苦的年代,每个人都希望赚多点钱,努力读书只希望毕业后可找到一份比较高薪的工作。”李秀恒从小就懂得读书的重要性,后来更负笈外国以半工读的方完成了学业。

  谈及这段艰苦的生活,李秀恒感慨良多,“经过那些贫穷的日子,我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不同阶层不同工作的人我都可以理解。比如一出生就有人为你开车,你无法了解司机的想法,但是我经历过那个阶段,我可以感同身受。”

  金宝国际集团从一个小工厂发展称为今天的“钟表王国”,这跟李秀恒的经营有方是分不开的。李秀恒说,“我对自己的要求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努力做。一个人如果对自己没要求的话,一定没有进步,竞争能力也会不断下降,既然要做一件事,为何不尽力做好为止呢?”

  曾经在美国读书以及为日本人打工的经历,李秀恒将美国的自由包容和日本的条理规矩结合起来,作为自己公司的管理之道,他说:“做什么都要看自己的长处和优势,比如打篮球,中国想拿奖牌几乎不可能,但是我们很灵活,乒乓球、跳水就很有优势。不要盲目学别人,要先了解自己先天、后天的长处,然后不停地挖掘发挥。”

  李秀恒顺应时代变化,不仅生产手表,还生产手表零件,并且涉足电子、运输、金融、饮食及房地产等领域。“作为一个中小型企业,钟表生意市场有上有下,市场趋势难定之时,我感觉现在做生意就是一种多元化的发展,不能单靠一样,特别是你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之时。”他还通过工业区改造、升级,提升土地资源的利用价值,以适应整个城市的发展趋势。

  “香港经济发展一定要发挥自身优势。”李秀恒说,“在殖民统治年代,香港已经摸索了一套成功之道,比如简单的税制、健全的法律、自由港、灵活多变,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然而回归后,香港反而没有充分发挥优势,像兴建中药港就不符合香港的实际条件,香港生产中药的地方都没有,资源、人才都很缺乏。”

  谈及香港未来发展方向,李秀恒认为,二十一世纪服务行业主导社会,包括旅游服务、医疗服务、金融服务等,香港应该在服务领域发展。李秀恒曾经写过一篇论文《香港成功经验及持续发展路向》,也是探讨香港发展问题。

  李秀恒补充道:“科技的发展将地域缩小了,高铁的兴建、互联网的发展将中国的地域拉近了,大广东的概念落后了,现在是大中国的概念。广东已经开发得太多,能开发的太少,香港的发展不能局限于广东,而是以整个内地为腹地。”

  80年代,李秀恒将小规模工厂迁至深圳,今天已发展成为年营业额逾10亿港元的金宝国际集团。二十多年来,李秀恒的公司和深圳特区乃至整个内地经济一起发展壮大,经历了两地的风云变幻。对此,李秀恒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他认为内地和香港的经贸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带动内地发展,成为当时内地主要的外商投资者。香港制造业正值北移,大量生产工序相继转移到广东珠江三角洲地区、长三角地区,发展加工贸易,大量雇聘工人,带动了当地基建、交通、物流、以及服务业的兴旺,使这两个地区在内地发展中最早富裕起来。

  第二阶段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也就是回归初期,香港和内地合作成长,两地经贸关系不断强化。随着内地经济对外开放以及中国加入WTO,大陆市场慢慢成熟,香港企业和内地企业的差距拉平。国内民营企业向港企学习与合作,携手拓展国际市场。

  第三阶段是近年来,香港作为服务者的角色配合内地发展。在国家的整体规划和经济全面振兴下,中国经济已步入一个新的高速发展期,香港从以前的投资者、合作者角色,转为服务者橘色。香港作为地区性的商贸金融中心,可以从人才、信息、法律、会计等方面为内地提供服务,从中也得到自身发展。

  每年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李秀恒都会带来很多提案,曾经他的提案还得过优秀提案奖。今年全国政协会议正在北京举行,李秀恒会带来什么提案呢?

  李秀恒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他首先关注的是前海发展,“站在香港人的角度讲,前海的开发对内地是好事情,因为这是个高服务试验区,与香港接轨,成为具体落实CEPA发展内地与香港更紧密关系的先导区。但是对香港来说是不是有好处,还有待实践考验,我不希望前海是深圳利用中央政策为自己谋好处、吸引房地产投资的渠道,这个去要深思。”

  除此之外,李秀恒还十分关注新一代年轻人的思想,“他们有自己的思想,我们不能压抑他们,但是现在给他们的机会太少。年轻人可以通过绘画、写文章、拍电视这些文化艺术的手段,不一定要请愿游行,表达应该要多元化”。另外,李秀恒认为内地和香港的年青人应该互相了解,“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李秀恒作为香港经贸商会会长,帮助香港中小企业发展;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常常为香港和国家的发展献计献策。这两个身份的重叠,为李秀恒架起中港两地交流的桥梁。

  二十多年来,李秀恒私人出资2000余万,以香港经贸商会名义,至今接待32个全国各地官员赴港研讨班,培训各级内地官员1878名。李秀恒为促进两地经济发展,集合在内地投资的港商和有意投资内地的港商,“组织内地干部来港学习,多了解香港的情况,通过他们的到来,与香港朋友的接触,香港朋友也通过他们理解内地的发展情况。这个平台就是把大家聚集起来。”